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職工園地 > 文學創作

另類的夏枯草

發布時間:2019-08-13 來源:駐馬店網 瀏覽:7486

  □任崇喜

  夏枯草,“不與眾卉俱生,不與眾卉俱死”,屬于草木中的另類。

  夏日,陽光濃烈,炙烤著每一寸皮膚。大多數草木接受充足的陽光,沐浴酣暢淋漓的雨水,換上濃綠的新裝,愈加葳蕤,郁郁蔥蔥,展示生命的活力,變成亮麗的風景線,讓人們紛紛駐足。

  “宿雨林筍嫩,晨露園葵鮮”,繁蔭深處,一切忙著走向繁盛。夏枯草,卻在極陽之時,將萬物蓬勃拋在身后,走向生命的枯萎,毫無牽念,決然而決絕。

  選擇在夏日離去,是不是夏枯草的宿命?夏枯球、夏枯花、六月干,這些別名,道出了它的終結之季。

  我喜歡它的另一個名字:牛耳朵。冬至過后,它便會長葉,與旋復花的葉子相似,葉片狹長,鋸齒狀,呈卵形。它對生的兩片葉子,就像牛犢的耳朵,長滿絨絨細毛。

  野生的夏枯草,高不盈尺,淡紫色的小莖,直立,布滿荒野田疇,占據河岸兩旁、荒地路邊。

  夏枯草喜歡水。高地或干燥的地方,夏枯草長得瘦弱,沒有水的靈性。在溪畔或潮濕的地方,陽光充裕,它長得肥嫩而粗壯,野頭野腦地瘋長,不管不顧。

  夏枯草的骨子里有一種火熱和絢爛。

  它的花期很長。三四月間,細小的骨朵沖破禁錮的外殼,舒展開曼妙的身姿,宛若亭亭少女。先開的是白花,隨后在陽光下漸漸變成紫色,進而變成褐色,最終老去。夏枯草的花,細小,一簇一簇的,聚集在花莖上,親密偎依在一起,呈長穗狀。紫藍色的花,花萼宛若金鐘,邊緣有波狀粗齒,花冠白色,管鐘狀,分上下兩唇。它在風中低語,仿佛天穹中喜歡眨眼的星星。

  在開花的時候,它的輪狀花序密集成頂生花序,如同穗狀。枯萎后的花序看起來更像小麥穗或者小棒槌,所以它有麥穗夏枯草、棒槌草、棒柱頭花等別名。

  關于夏枯草的生命歷程,在《本草綱目》中李時珍描述得很詳盡:“原野間甚多,苗高一二尺許,其莖微方。葉對節生,似旋復葉而長大,有細齒,背白多紋。莖端作穗,長一二寸,穗中開淡紫小花,一穗有細子四粒。”

  它為何選擇此時離開?

  《本草蒙筌》里這樣說:“稟純陽之氣,得陰氣即枯,故逢夏至梗枯也。”生命體的剛柔之間,原本可以轉換。有張有弛,為文武之道。因為至陽之軀,反倒成就了它的藥用名聲。

  “半夏得陰而生,夏枯草得至陽而長,是陰陽配合之妙也。”李時珍寫道,因肝火旺,引起眼目紅腫疼痛,夏枯草療效最佳,用砂糖水浸泡一夜,服之,“能解內熱,緩肝火也”。明代鄭和七下西洋,必帶江寧夏枯草,饋贈海外官商。受禮的人視此草比珍珠還貴重,因它是神效的治瘰疬的藥。

  在涼茶的制作過程中,夏枯草的角色極其重要。取其干燥果穗入藥,功效良多,如清火明目、散結消腫等。夏日里,汲清冽涼茶進口中,貫穿喉嚨,直抵心扉,沉浸在濃釅的清涼里,會讓人想起草尖懸而未滴的露珠。

  除藥用外,夏枯草還可食用。姚可成在《食物本草》中說:“夏枯草,味辛苦,寒,無毒……嫩苗渝過,浸去苦味,油鹽拌之,以作菹茹,極佳美。”《救荒本草》中說:“采嫩葉煠熟,水浸淘去苦味,油鹽調食。”據說,用夏枯草花燉豬肉,味道鮮美,營養豐富。

  夏枯草花語:負責盡職,是非分明。

  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從它短暫的一生當中,會明白生命的真正意義。

(轉載來源駐馬店網文化頻道)

相關鏈接:
    無相關信息
Copyright ?2015 All Rights Reserved駐馬店工會版權所有豫ICP備15012087號
地址:駐馬店市驛城區開源大道電話:0396-2601387

豫公網安備 41170002411734號

广东时时11选五注册